Hilbert space

约排版请私信

©Hilbert space
Powered by LOFTER
 

【APH | 普洪 】Das dumme Herz (笨拙爱意)

 @林海渰 GN的点梗,漂移了N远(捂脸)……还望喜欢

ID=20136187


 

许愿池 请来投硬币!

明天去看医生,结果好的话就写个点梗来回报社会

请随意在评论里许愿,只要是我看过的本家都可以!

(可别尴尬到没人评论啊(缩

 

【龚方】周一别吃鱼

被ban补档

id= 18546373

感谢大家因为喜欢而转载 但迫于lof转载引发再次审查的机制 将关闭blog的转载功能 造成不便非常抱歉

 

关于HBO的切尔诺贝利

树木的名字

公元600年左右,斯拉夫人忽然遍布全欧洲:德国,波兰,塞尔维亚,俄罗斯。但他们究竟来自何处,谁也不知道

某种猜想是在语言学内得出的:古斯拉夫语(proto-slavic)中没有关于树木的词汇,比如橡树,山毛榉,松树

乌克兰的普里皮亚季河河谷,是一片巨大沼泽,欧洲唯一一处没有树木的地方。它很有可能就是“斯拉夫人的故乡”(the slavic homeland)。那群没有见过,因而不知道如何称呼树木的人


这个似是而非的故事比启示录中烧着坠落的星更让我念念不忘。言语忽然成为了有力的链索,阿里阿德涅的红线

人群像需要水一样需要着它


Technically...

 

【梅溪湖4s棋剑店】卡仑治

《献吻》的后续 

1990s香港 卧底黑糖×警员方方 

AO3

谢谢老师们收留我参加活动! 


 

【龚方】宜室宜家

# 甜饼 架空 方方是室内设计师 黑糖是他的甲方

# 192和黑糖玛奇朵室友line含有(哲&凡 棋&佳) 作良识理解

# rps 与真实的一切无关 请勿上升或发散 请勿外链或转载至别处



“下午和我去量房!”

是贾凡的声音。

“哎,”方书剑应过声,才从显示器后面探出头来,“在哪?”

“还是西江月,我现在这个业主介绍的,说是他朋友,刚巧买到一个小区,正在找装修。是整包!怎么样,要不要给你做?”

方书剑怀里揣着一半雀跃,一半不安:“什么样的案子,我能做得来吗?”

新人设计师方书剑,秋天刚正式毕业,算上实习时被带教的全部经验,也才经手过三个业主。虽然一般来...

 

【龚方】献吻

# 一个卑微的自割腿肉安利 请亲朋好友走过路过垂怜一下这对冷门

# RPS 与真实的一切无关 请勿上升或发散 请勿外链或转载至别处

# 架空 1990s香港 人物稍多 除龚方外都作良识理解

# summary: “谁没有一些得不到的梦 谁人负你负我多”



下午三点一刻。

一架吉普窝在停车场边缘,惯常摆在车顶的红色警灯被收了起来,车窗都摇下一道细缝。

“喂,有没有人要食下午茶?”仝卓百般无聊地坐在驾驶座里,从后视镜望过来。

“Madam叫我们standby……”方书剑犹豫地指出。

“食什么啊?”和他并排坐在后座的贾凡问道,一边向他示意别紧张。

方书剑还未从警校正式毕业...

 

【双云】一片月

# RPS 与真实的一切无关 请勿上升或发散 请勿外链或转载至别处

# summary : 在他们各种意义上迢迢万里的时候,以及一个事先张扬的吻


——————

对草原的孩子来说,阿布的套索就是最重要的东西。

除了套索,阿云嘎的阿布还给他留下了别的东西。阿云嘎把那个会唱歌的盒子看得更重要。

没有人责怪他。男人们总有一天要去向草原讨生活,可他还小呢,再长长吧,等到男孩能够把整个羊群从河边带回来,等到男孩能够轻轻松松地骑上马,等到那时候,他自然会懂事了。

而且,有着一副好嗓子的人,就应该多多唱歌。不然,羊羔和马驹为什么这么安静,风又为什么这么宽阔?

额吉告诉过他,唱歌是和草原说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