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lbert space

约排版请私信

©Hilbert space
Powered by LOFTER
 

【APH|普洪】普勒阿得斯不见踪影

# Human AU , WW2 background (Siege of Budapest)

# oneshot ,  porn without plot , dub-con , semi-public , hurt/comfort


被ban补档

AO3️   Hexo

 

【APH|独仏】An acid trip

# 感谢京,只有她知道这是什么精神错乱的产物……

# one shot , porn without plot

# 疲劳&报复性驾驶,道德低下,但分级只介于T和M之间

# implied Pruhun


他们在门厅里接吻,雨水顺着被淋湿的外套落下,直到弗朗西斯意识到自己正站在水塘里。

“你到底要不要我进去?”他向后退缩,试图推开德国人的胸膛,不幸地踩到了另一双鞋。

路德维希及时抓住了本该摔倒的他。他们同时看向地面:一双高跟鞋无辜地躺倒在他们之间。

“……真有你的。”弗朗西斯轻声说,荒谬地产生出一团巨大到挤压内脏的怒...

 

写同人也有七个年头了

越来越因为年龄感到压力,一是越来越忙越写越少,二是勇气和真诚都被削弱,三是经验的增长还不够弥补年龄差距,让自己写出能打动小十岁甚至十五岁的读者的感情

很希望自己也能写出足以克服时间的故事。虽然看上去越来越不像天生能吃这碗饭的,但很喜欢这件事

继续努力吧

 

【APH|普洪】塌陷的波函数(中)

# 一觉醒来,单身的基尔伯特发现自己穿越到了一个他和伊丽莎白结了婚的世界

# For Xmas! 

# Some angst, mostly fluff

# (上)请看归档or合集目录


伊丽莎白站在冰箱前,边哼着歌边为自己倒一杯酒。就像正在她自己的家里那样。

基尔伯特坐在吧台另一侧,看着她的后背,犹豫着该怎么做才足够明智。她很快就会发现事情不对?还是压根不买账?

“也来一杯吗?”

她转身看向他,手里握着红酒瓶。他独自住时冰箱里塞满了啤酒,看来伊丽莎白显然有别的口味。

“伊丽莎白?我需要……和你谈谈。出了点问题。”

“什么?”她露出困惑的表情。

基尔伯特几乎...

 

【APH|普洪】塌陷的波函数(上)

# 一觉醒来,单身的基尔伯特发现自己穿越到了一个他和伊丽莎白结了婚的世界

# For Xmas! 

# Some angst, mostly fluff


——————

基尔伯特实际上已经醒了,但一点儿不想睁开眼睛。

艰苦的谈判会议和长达12小时的航班之后,不论是他父亲还是倒霉的瓦尔加斯捅出的新纰漏都别想把他从床垫里挖掘出来。救火队员有权放一天假,腓特烈不是总自豪于这是个大公司吗?那它就算烧着了也总会剩下点什么的……

他把脸埋进枕头,吸了吸鼻子,满足地感受着梦幻般的香气。真是个美梦。

“一个吻,”他在心里对自己说,“来自伊丽莎白的一个吻。”

尽管是在梦里,但吻就是吻...

 

2018 book 个人向top5

年末定番 欢迎交流书单

按看的先后时间 非排名


1 克罗诺皮奥与法玛的故事


聂鲁达老师说没看过科塔萨尔就等于没尝过桃子,还可能会秃顶,那不看怎么能行

事实证明,能被聂鲁达,马尔克斯,博尔赫斯联袂赞誉的作者的确很有意思

新出的是《南方高速》和《被占的宅子》,都是短篇集,篇目有所不同,这本略旧,是我认为最可爱最容易入门的

科塔萨尔是以感受而非以情节取胜的那种作者:短篇的体积很难从架构安排上再做什么了。但科塔萨尔也不是极其雕琢字句的珠宝匠。是的,他总是做些小玩意儿,看似简单,琢磨着就觉得真心可爱,而且难以模仿。简而言之,他是个拿着望远镜观看小花园的人

他永远轻快地走在路上。...

 

【HP|GGAD】铁与泥

Iron and Clay



* 决斗落败后,格林德沃接受审判

* 那座在巴比伦王梦中倒塌的像

* He shall prosper till the indignation is accomplished; for what is decreed shall be done.


部长瞪视着壁炉。

这座壁炉是从一整块大理石中雕琢出来的,炉膛外的黄铜架栏光洁如新,没有烟道,也没有堆放着木柴:它被制作出来只是为了装饰。

坐在这儿,他能清楚地听见走廊上的声音:细簌的布料声是穿着长袍的法官;皮靴坚定地踏过地板,是那些苏联军人;风吹动灰色的窗帘,是...

 

书摘

摘自 天堂之火 作者 玛丽·瑞瑙特

讲述的是亚历山大年轻时的故事


“如果我们成了歃血结拜的兄弟,这跟大家说都没关系。”他故作神秘地添上一句,“但你知道我们要怎么做吗?”

“我当然知道!”他用左手拢合缰绳,伸出右手,握拳朝上,手腕现出一条蓝色的血管。“来吧,这儿,现在就做吧。”

骄傲与决心使男孩神采奕奕,托勒密见了,从红腰带上抽出那把锋利的新匕首。“且慢,亚历山大。我们要做的是一件庄严事。从今直到我们的死期为止,你的敌人便是我的,我的敌人便是你的。哪怕我们的亲族交战,我们也决不互动刀枪。如果我死于异乡,你要为我举办葬礼,我对待你也是一样。所有这些事都包